突然觉得微信的名称好幼稚怎么破……


天光暗藏#2

http://angelof-star.lofter.com/post/1ea3676b_11b0b16c

emm……怎么弄目录?这样下次我就不要重新翻看我写哪了,求各位大大教我!!(土下座.jpg)

—————————————————————————


“真不愧是我的老对手呢,难怪能逼我到这个地步……如果智商是硬伤,能力又被克制,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才能翻盘?”黑发的少女在一片寂静中喃喃自语,动作微小到几乎看不见律动的嘴唇。她脑海里的神经紧绷,全身的肌肉对超越平日太多的运动进行着强烈抗议。明明身体热的像过热的引擎,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窑,牙齿难忍得直打颤。

“感谢佛祖,感谢基督,对方30%的Miss几率被我碰上,没在一开始就扑街真是Luck死了!F**K!”少女紧咬下唇,眼神中闪烁着凶光,“tmd,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咱都快被KO了为什么还要按计划行事?……可恶!虽然我喜欢直接干过去但是体育馆也太空旷了吧!该怎么办……”

“简直就跟小丑一样。”

当所有人都差不多进入礼堂的时候,台上的五个黑衣面具人开始了它们的舞蹈。它们站在讲台上呈倒五角星正对着讲台下的人们,伴随着来自广播音响而略有失真的某种古老歌谣,五个黑衣面具人开始祈祭的舞蹈。巨大的半椭圆形讲台能够让它们自由发挥,不受拘束。
黑色紧身舞蹈服没有任何外加的装饰,隐藏在边角的娟丽暗纹却显示着其中的尊贵,紧贴在它们流线型的肌肉线条上,描绘出某种神秘特殊的韵味,让其中每一举一如同黑洞一样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色彩单调的聚光灯并没有减少那些舞步一丝一毫的魅力,五个黑衣面具人有时候舞在一起,有时候各自表演,行云流水的舞姿仿佛述说着遗忘的历史,文明的盛衰,朝代更迭,如阴阳轮回般跳不出的命运,直到未来的尽头……
原本礼堂里充满着躁动不安的青春期荷尔蒙,在音乐的推移中慢慢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的视线就像定在那五个身影上,移不开,也不愿离开。

就像恶魔的低语,吸引着无数的人飞蛾扑火。

一曲终了,让人念念不忘的歌谣余音绕梁,几乎让所有人都沉溺在其中,不可自拔。同时,也几乎没有人发现,当音乐停下后,所有面具人的动作都被暂停了一般,其中一个更是停在一个反人体工程的动作上,看着滑稽又惊悚异常。等人们从余韵中离去,面具人早已恢复一开始人们看到的倒五角星站位。

面具人脸上的面具很好的遮掩住它们的面部,奇妙的是,它们的发言就像直接出现在人的脑海中,让礼堂里的所有人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We, are the server. (吾等,乃侍者)”
“And we are following the lead of Astatick, giving your all a chance to show your ability to our great leader. (追随着阿斯特卡的领导,给予尔在吾等尊贵的主之前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
“This is a game.”(这是一个游戏)
“Follow the rules, you survive. Against the rules, you die.”(遵从游戏规则者生,违逆游戏规则者死)
“The ones who are neither, prepare for penalize.”(无视者,将处以惩罚)
“The ones who reject,(反对者……)”话语里透露出沉重的威胁让爆发着严重的不满的巨大礼堂稍微安静了下,这才使刚才停下的声音才再次回响在礼堂中,“will be punished directly!”(将直接处刑!)
寂静无声的礼堂面临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当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大声尖叫,就像打破玻璃的磐石,无论是在场老师或者是学生,几乎立刻变成被引爆的火药桶,巨大的噪声简直险些将礼堂的屋顶掀翻了。许多学生、甚至一些老师都冲向礼堂的大门试图离开,但几年前因为有闯入者而被改造成电动的木门早已被下令反锁。
看着好几个热血上涌爬上讲台的笨蛋,平常以泰(女)然(王)自(面)若(瘫)为座右铭的Maira难得呆愣地说:“Angela,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神棍……所以下期的彩票号码是什么?”

评论

© 会飞的天王星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