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觉得微信的名称好幼稚怎么破……


天光暗藏#1

    一阵不知从何处来的微风轻拂过某位少女扎成马尾的墨色长发,然而对少女来说,在毫秒之内唯一做到的事情就是迅速地歪开脑袋和无意识间收缩的瞳孔。
她愣怔在原地,注视着头上一缕翘起的发丝无声中断裂,如同一片无根之叶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冷汗不经意间就淋湿了她的后背,但面上却还是要显得游刃有余。鼻梁上反着白光的篮框眼镜遮挡住它后面睁大的双眼,完美的隐藏它的主人无意间流露出的惊悚。
少女的敌人显然没有看出她的悚惧,并且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次很好的下手时机,仍然完美的把自己的身形藏匿在阴影中,等待着给予对手的最后一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少女缓慢地把脸转向上放,空旷的体育馆上空装着许多功能强大的LED灯,剧烈的强光刺激着她的眼睛充满了生理性的泪水。于是她又把脸转向正前方——那里,是她来时冲进的大门,而她的敌人,也藏身在那扇露出微小缝隙的大门后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用最为基础的词语拼接出简单的语句询问自己,试图寻找到某个她能正确理解的答案。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因为她有轻微的社交障碍症和同样轻微的语言障碍症。
    但当两个症状因某种原因互相加在一起时,就变成了严重的认知障碍症。
那什么是认知障碍症呢?
记忆以及思维判断有关的大脑高级智能加工过程出现异常,从而引起严重学习、记忆障碍,同时伴有失语或失用或失认或失行等改变的病理过程。简单来讲,就是某一方面的认知问题可以引起另一方面或多个方面的认知异常。(感谢度娘)
从幼儿园开始伴随着她进入高中的记忆衰退并没有引起她的重视,轻微的社交障碍和弱劣的语言障碍也被她认为是来到外国学习时对环境的不适应所造成的影响。
但是这个认知在三天前被绝望的打破了。
然而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要从四天前开始讲起……
“哟Alex!你今天也来的很早啊。”
“当然,我可不敢和某些懒虫一起比较。”
“啊哈哈……咦,你在读什么?”
“早间新闻啊!我很感兴趣呢,那个事件。”
“什么?”
“那个'全学院死亡事件',现在手机里都传疯了呢!哦,也是,你这家伙对任何英文写的东西都没兴趣……这可是很不好的习惯啊!”Alex语气不妙的说。
“哦呵呵……那什么,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呗!”
“你啊……”
“拜托啦!“
“好吧,就是……”
“广播:全学校——注意!请全部人类来到礼堂集合!注意,全部人类都要来到礼堂集合!”
“……这算什么?”
老师看着外面顺着走廊离开的学生,宣布道:“走吧,我们都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好棒!不用上课!”
“叫喊的学生下课后留下,其他人记得聚集在一起,不要走丢!”老师最后几乎是扯着嗓子喊跟那些冲都来不及的问题儿童说话。
“Maira!Here!We're HERE!”
“Oh hi, Angela. How are you?” 黑头发白皮肤、和西国籍传统的形象一点也不像的矮个子女生慢悠悠地穿过人海走过来。
“I'm fine. 不说这个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No idea. 不过看起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发布。”她盯着讲台上放着许多小物件的三个桌子,最靠右边的桌子旁边还摆放着几乎一人高的“棍子”。不过可以看出那些都是某种武器,其中一个的顶端铁刃闪耀着凛冽寒光。
“我到感觉这和'全学院死亡事件'有点像,具体细节当然来自小道消息。”
“哦?那个我也知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
“如果是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3到5个带动物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台上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悄悄话啊!我也想知道!不过Alex你真厉害,可以当神棍了呢!竟然真的有五个面具人出现诶(●°u°●)​ 」”
“納泥?!”x2
狐狸、山羊、老鼠、飞鸟和老虎,全身不露一点肌肤的黑衣人们站在讲台上一字排开。
“Alex,我觉得我们要惨了,怎么破?”

评论

© 会飞的天王星使 | Powered by LOFTER